阿盐并不咸

你也可以讲故事给我听吗

ロマぐだ♀ || 一日ヒロイン

// 因为觉得fgo剧本完全没有站在女性玩家角度考虑而写的抱怨性质同人,设定是动画背景的if,藤丸君是被招募的普通人,立香酱是时钟塔的适格学生。后来被1.5.2和水着活动的剧本气到,没有力气再写下去了,姑且存档,BG且剧透注意


01

迦勒底虽叫做迦勒底,着实和巴格达关系不大,阿尼姆斯菲亚取这个名字时多半包含了对石油王入股机构建设的渴望,可惜现实残酷。

瞎说的。


所罗门几个月里倒是听了不少员工的抱怨,比如我们好歹是个国际组织通用语言居然不是英语,所长老家分明是在伦敦入职培训却要大家掌握日语,日本那边确实会招工没错但是他们听不懂我们的英式日语,以及所长和自己女...

关于业界药丸的随便抱怨

久不更新,当然今天也没有更新。

今天和友人D在湖边坐了一下午,我们两个认识在现实世界,建立可放学同归假期约饭共阅小薄本的关系至今已有近十年,大学后每年因寂寞出游,午饭过后沉默相视,都会感慨阿宅强行现充只能如此,随后找个小树林讨论二刺螈。

D君和我抱怨感到近年精神生活质量下降,问我有没有什么好看的,我在ACGN想了一圈,觉得剧本都十分不堪,当笑话给他讲了一遍我看过的几部,他说唉唉,不行了,世界属于女仆龙入宅的年轻人。

D君想了想说BLAME!不错,可以去看。

非常惊讶,剧场化的事情我消息闭塞太久没有听说,但BLAME差不多是我入宅时期的作品了。我没什么入宅作,那时候中二的年纪都不到,在书...

感想:直男就是好,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为了修改那些容易引起误会的说法我都要吐血了。而且每段都比网络上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小故事”多截取了檀一雄独白的部分,应该会达到让人看起来内心宁静的效果吧…

朝雾老师在对双黑二位以及他们的关系进行设定时的用心可以感受到呢,尤其是中也的语气,非常非常的还原,太宰对中也的态度也做了一定程度上的保留。「はい」「そうは思わない」这样的句子,和太宰敷衍中也时候的感觉也很像ww

我本人不排斥了解一些三次元相关的东西,因为可以尝试解读朝雾老师的思路,觉得非常有趣。心底对各位老师也都是怀着敬意的,两边分得很开。看到谷山先生有特别去了解真实的太宰老师和中原老师,也从心底感...

这个博客不更新文野相关的!

基本上用来存放黑历史和学校生活中(被迫)写的东西

文野请走这边→ご注文は塩鯖ですか?

自杀论

我讲起对自杀者的厌恶时,他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时间是下午五点,背光属于秋季的夕阳。他说是吗,是这样啊,真抱歉让你因我悲伤。但我已经是个自杀了的人,不是自杀过,而是自杀了。我把我杀死在两条街道前的小巷,扼住我的喉咙看我一点点死去。不过这是不准确的说法,因为死是一瞬间的事情。死前的景象非常丑陋,我的痛苦会逐渐变得诚实,写在我的眼里又散去,我扶住我的手让我停下,但我没有给我第二次生死的机会。我在那里自杀,然后拍掉外衣上的尘土。我走到光下,突然觉得非要再死一次不可,因为我已经死了,我不该再知道离开小巷可以看到万事万物,但我又不能去死,因为我杀了人,为了让自己活下来。 

我没有为你悲伤。我对他...

给对方写诗试试看?

突然的发病,梗来自微博,很抱歉擅自拿过来写了(捂脸


中也先生to太宰先生:

大脑是好的

真希望每个人都有


太宰先生回信:

三月光

四月风

五英尺之上的六界

以及 

无需与君言说之物


伊藤:林君喜欢白子还是黑子? 

林染:没有“你”这个选项吗 

伊藤:啊?啊,说的是呢…请务必算上在下! 

林染:嗯,我喜欢执黑哦。


梗见图www


夏日祭围棋公开赛二三事之二三

打卦数年林染九段再战陈耀然九段,河洛之上黑白交锋又将鳌头孰占,《棋艺》复刊为您独家呈现

 

#本文系空灯流远大大《重生之幽灵棋手》同人,一切的一切都属于原作者

#接原著番外但私心是想给林染发糖,不能接受小昭和林染亲密互动情节请慎入

#OOC请原谅我【跪

 

“小昭。”林染捉住我悬在棋罐外的手腕,一脸沉痛。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为什么小昭你会,进错线呢?”

 

棋赛开赛前无非就是这么几件事——工作人员准备场地,媒体朋友准备问题,透明棋手准备比赛,人气棋手准备发布会。耀然明显归到最后一类,已经被棋院管理人员排满了日程,颇有几分大牌艺人赶通告...

手谈

“你理解什么是真正的围棋吗。”

「什么是真正的围棋。」

“ 哈…果然…”

「什么是真正的围棋。」

“是…不, 我重新问吧。你理解围棋吗。 ”

「我理解。」

“描述一下。”

「我不理解。」

“……为什么改变了判断?”

「根据我的知识,你不理解‘我理解’,因此,根据你的知识,我不理解。」

“围棋并非局限于胜负,一盘棋是一次长谈, 人类在这之中互相试探,彼此隐瞒,也敞开胸怀,先理解了对手的那一方便是胜者。你赢了我,却没有理解我。因此,你的棋没有生命力,称得上精妙,却不美丽。”

「什么是美丽。」

“是…看到时会让我感到欢欣的事物所具备的特...

一个有病的crossover

是破例获准以小说形式表现的期末论文

算是郭沫若大大《马克思进文庙》的同人吧

开头我还挺喜欢的,姑且发上来

-------------

上次马克思与孔子一辩,其实谁都没把谁的主义搞懂,马克思因思念妻子中途退场,心里自然过意不去,自打申了微信那日起,便四处打听孔子账号。其间过程略去不表,二人约了上海文庙再议。

来路上马克思手机一震,孔子一条消息告诉他还有几位中国古代思想家到场。马克思见信心中一慌,担心露怯,奈何阅读原著已来不及,打开浏览器欲查资料,却发现英德法拉丁希腊意大利语维基页面口径一致,统统把404 not found几个大字垛上屏幕,又转谷歌搜索,不想再碰一壁,只得凭着来华几日学...

©阿盐并不咸 | Powered by LOFTER